“有没有在闲得时候多和你未来的师傅唠嗑。”

   “唠了,一天唠老磕了。”

   “都唠什么了?”

   “瞎唠呗,天南地北,天上地下的,什么都唠她们还说到你了。”

   万峰诧异了:“嗯?说到我?说我什么?”

   “她们说我们不像表姐弟,她们说你是我的小对象。”栾凤难得地露出了娇羞。

   “你没解释?”

   “没有。”栾凤回答的很干脆。

   万峰对着栾凤翻白眼:“你为什么不解释?”

   “有什么可解释的?我觉得这不挺好吗。”

   “我才十三岁,这么早就找对象会被人家笑话的。”

   “一说你就用小当借口,我又没嫌你小。”栾凤在身后嘟囔。

   黑色冷酷小女人

   这句话很让人上火,一瞬间万峰感觉他的身体某部产生了与年龄极不相称地反应,并且让他不由自主就像起了江军关于钻苞米地的话题。

   万峰扫一眼两边比人高的玉米地,赶紧摇摇头。

   这个念头兴不得,这可和装比没有一分钱关系。

   “她们这是往我头上扣屎盆子,这个必须不能…”

   “什么!王八蛋你竟然说我是屎盆子!”栾凤像一头猎豹般冲了过来。

   麻痹的这都什么事儿,谁说你是屎盆子了?

   万峰果断拔腿就跑,他怕栾凤把他拱了,他还是处呢。

   一阵你追我赶两人就到了孙家堡。

   孙家堡也是大队,自然也有供销社,万峰进供销社买礼物随便打听严淑芳家地址。

   东西买完严淑芳的家也打听到了。

   严淑芳正坐在家门口洗衣服,一个大洗衣盆把衣服蹂躏的哗哗响。

   抬头见到万峰和栾凤出现在自家门前,严淑芳非常的惊讶:“你们怎么来的?是怎么找到我家的?”

   “严姨好!鼻子下面不是有嘴吗,一打听就找到您家了。”

   万峰买了八样礼物,酒四瓶罐头四瓶,他和栾凤每人拎了两样,给人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。

   这些东西可是花了他不少钱。

   万峰没有进屋,他把礼物放到严淑芳家的窗台上,就在严淑芳家屋门口开门见山地说出了来意。

   人家好不容易星期天休息,指不定还有什么私事儿呢,万峰不想耽误人家的时间。

   “严姨,你看栾凤还合格不?”

   “非常好,我非常满意。”

   “那这么说她这个徒弟你收下了。”

   “我准备明天就开始教她。”

   你看礼物这东西是非常有面子的,只要它们一出马很多事情就迎刃而解了。

   “严姨,这些礼物就算是栾凤的拜师礼了,栾凤现在可以改口叫您师傅了吧?”

   “当然可以呀。”严淑芳笑着回答。

   “栾凤,过来叫师傅。”

   栾凤过来毕恭毕敬地叫了一声师傅。

   “严姨,这样咱们就不算外人了,我呢也就不见外了有什么就说什么您没意见把?”

   “栾凤管我叫师傅,当然不算外人了,有什么话就说吧。”

   “栾凤呢想快点学会裁剪的手艺,她想在一个月左右就出徒,好回去赚点钱,你看能不能快一点教她。”

   严淑芳想了一下说道:“教太快了我怕她学不会呀?”

   “师傅!我能学会。”栾凤赶紧表态。

   严淑芳沉默了一下说:“既然你想一个月就出徒,那从明天开始我加快教学的进度,争取让你一个月就出徒,但是少了很多的实践机会我怕你达不到精湛的水平。”

   “师傅!我离你这么近到时候我有什么弄不明白的,来找您不就完了吗。”栾凤跑到严淑芳跟前撒娇。

   看来栾凤这货脑袋里也不是火药呀,这情商还是相当不错的。

   “严姨,栾凤出徒后如果接得活儿多了干不过来,又可能要送到您这里要您帮着加工,我们会按照市场上的价格给您手工费,保证不会少你一分的。”

   严淑芳作为供销社的职工还是赚得死工资,不管做多少衣服她额外并没有什么好处,这个万峰已经打听的一清二楚的=。

   正因为此,他的这个说法对严淑芳来说是非常有诱惑力的。

   万峰之所以先许了张空头支票,其目的是让严淑芳教栾凤的时候能倾囊相授。

   严淑芳喜笑颜开了:“这个好说,我徒弟干不过来的活儿,师傅自然不能在一边看热闹,至于钱什么的就不要提了,让人家笑话。”

   “严姨,你这个想法就不对了,咱凭劳动凭手艺赚钱,光明正大天经地义谁会闲着没事儿笑话?说定了,我估计到年前栾凤肯定会有活儿忙不过来的,到时候送到你这里,既解了栾凤的燃眉之急您又创造了收入,这是皆大欢喜的双赢局面。”

   “哈哈!老韩说得没错,你这小子确实不简单,那也好,我会尽心并且尽快地教栾凤,等她出徒后有什么她处理不了的事情来找我就行。”

   事情就这么圆满地解决了。

   目的达到万峰就和栾凤告辞,谢绝了严淑芳让他们在这里吃饭的好意,踏上了归途。

   两人再次走近两边叶片刷刷的玉米地。

   “现在你必须解释谁是屎盆子?”栾凤目光凌厉地注视万峰。

   这女人脑袋是不是灌铅了?这怎么又想起来了?

   “我又没说你是屎盆子,人家都是捡金捡银,到了你这里怎么还有捡骂的?”

   “你少忽悠我,她们说我是你小对象,你说是往你脑袋上口屎盆子,那我不就是那屎盆子吗?”

   万峰彻底郁闷,这脑瓜太清奇了。

   “好好,算我说错了行不?我郑重声明你不是屎盆子。”

  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获得胜利栾凤心情大好,可是…

   “是尿盆子!”说完万峰撒腿就跑。

   “啊!站住!你这混蛋,我和你拼了!”

   又是一番追逐,直到两人都上气不接下气。

   “你这两片嘴真是厉害,我是真的服你了。”栾凤对万峰的嘴表示崇拜。

   说话的同时栾凤悄悄地拉住了万峰的手,但是被万峰抖落。

   “说话就说话,这拉拉扯扯成何体统?”

   这让栾凤瞬间开始生气,一直走到河边都没再和万峰说一句话。

   “背我过河。”到了河边栾凤气哼哼地来了一句。

   “你就不怕我把你扔河里?”

   “你把我扔河里我就拖你到水底淹死你。”栾凤恶狠狠地说。

   没奈何万峰只好把栾凤背过河。美人鱼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