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ged Tags:

房间内的男人,看到突然闯进来的不束之客,手正准备拿衣服的手停顿了一下。..cop> 他眉头扬了一下,显现是没有料到她会在这个时间点,出现在他的房间里。

他慢条斯理地穿着衣服,然后像是看戏一样,看着她爆红的脸,捂着眼睛,整个人慌得不行。

封以航穿好衣服,走了过去。

在他高大的身躯对比之下,她显得特别的弱小。

封以航冷哼了一声,“我禽兽?这里是谁的房间?是谁不要脸,连门都不敲一下,就直接跑进男人的房间?嗯?”

沐桑凝睁着眼睛,不敢睁开,听到他的话,气得半死。..cop> “我我我”

她紧张得连解释都不知道怎么解释,毕竟他说的也是事实。

“你就是一个实打实女流氓,还好意思说别人。”

“我不是女流氓,你才是,你才是”

他一个劲说她女流氓,气得她睁开眼睛,死死地盯着他。

封以航看着她一副气呼呼的样子,“不是?那你跑来这里做什么?这里有写着欢迎你吗?”

“我我还不是”

精灵公主

后面那句话,她看着他一副不屑的表情,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说。..cop> “好,是我自作多情,不好意思,封少爷,打扰你了,抱歉,我走了。”

说完,沐桑凝一句不想再跟他多说。

她白担心了一个晚,是她笨,封大少爷怎么可能需要她的担心,是她高估了自己。

封以航看着她跑了出去,没有追。

他觉得他大概是平时太宠着她,所以她进了学校,把他的话都当成了耳边风。

不追,坚决不追,哼!

封以航站在阳台,过了一会儿,就看见她的身影往大门跑去。

封以航看了一会儿,还是狠狠地低骂了一句,**

他还是跟着追了出去,现在这么早,外面天气又冷,不免有些担心。

沐桑凝跑了出去,封家这边并不是太好打车。

她也不想站在这里等,一秒都不想站在封以航的地方。

所以,她一路跑着出去,又一边骂自己。

她干嘛要这么担心?她干嘛要大清早过来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?

沐桑凝,你就是一只猪,大笨猪!

她一直小跑着出去,并没有发现,身后一副黑色的迈巴赫,正缓缓地在她的不远处跟着。

沐桑凝跑了出去,她连早餐没有吃就出来了。

现在跑了这么久,又气成这样,她的肚子都跟她抗议。

她看到一家包子店,走了进去,要了一碗胡辣汤,再加一笼的小笼包。

她不能气死自己,还要虐待自己的胃,她要对自己好一点。

封以航看着她进了包子店,气呼呼地吃着包子,好像那些包子是她的仇人一样。

他稍稍把车窗摇了下来,仔细分辨了一下四周的声音,果然听到她在骂自己。

她长本事了啊,他看她,是把那些包子当成了他,所以她像是消灭仇人一样消灭那些包子。

封以航听着她还在骂自己,骂他没良心,骂他不是人,骂他禽兽。

岂有此理,看他怎么教训她?好看视频下载app下载看